您现在的位置:穿越火线 >> 经验交流

《穿越二三流》

[已跟帖0条] 2009-11-24 来源:官方  作者:萧殇


点击看大图

  序章CS的终结

  两年前,秋风正狂扫落叶时节。

  京都城内,经过一阵秋雨的席卷,夜晚街上的行人愈见愈少。

  但京都体育馆内却挤满了人群,大部分是青少年,穿着奇行怪异的服饰,一头原本的黑发更是被染的五颜六色,一看就是一群正处在叛逆期的孩子。

  剩下的便是一些成年人,只是看着他们的面容,也不比那些少年差了几许,虽说不是满脸横肉一副狠相,但也不是普通人的平常安稳之色。

  这些人的目光都四处地张望着,满是一脸紧张和期待之色。

  只见,这体育馆内,前面主席台中间和两侧整齐对称地摆着两排电脑和一些桌椅,主席台的上方悬挂着两个巨型屏幕。

  这时,全场内灯光一灭,嘈杂的人群顿时变得安静起来。一个声音传来,“本届CS冠军杯联赛全国总决赛正式开始。”

  随着这话音说完,下面爆发出猛烈地叫喊声,黑暗中,那些人变得疯狂起来,宣泄这压抑已久的内心激动心情。

  “砰,砰,砰”全场灯光照亮起来,照耀这一群已陷入疯狂的人们。

  主席台上的大屏幕也出现了一幅幅画面,在纷飞的枪林弹雨中,不断有人死伤,只是那些人却全然不顾,穿越过一道又一道的封锁和阻击。最终,两只队伍不期而遇,一场厮杀就此开始。

  这时,主席谈上走出两位主持人,一男一女,台下的人群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喊叫声。这时那两主持人大喊到:“我们是…”喊完把话筒对准了台下。

  “战士”台下的人挥舞着拳头叫了起来。

  “我们要…”那两位主持人接着向台下问道。

  “杀,杀,杀。”台下的人群红着眼睛嘶喊着。

  台下的记者跟着喊完之后才猛然醒悟过来,手中的照相机一阵狂拍,料是这些记者也没想到这次决赛的主持人竟然是他们来主持。

  按理说,每次比赛之前,各个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都会拿到一份相关资料,可不知为何这次决赛他们拿到的资料少的可怜,一切主持人和裁判的保密程度相当高,这也是国内首次出现这样的情况,可见CS联赛协会对这次比赛程度的重视。

  一个记者对着这两位主持人一边狂拍一边跟着那疯狂的人群喊着:“杀,杀,杀”这个曾经响亮整个CS世界的口号,心里还激动地喊道:头条呀,头条,没想到这两位煞神主持这次比赛,只是他两个就可以占整幅板块了,在加上这次比赛中最让期待的那位神秘少年,靠,那个家伙想的,竟让这两位突然来主持,万一观众中有心脏病患者和精神疯狂的人,这里还不出乱子呀。

  台上的主持人看着下面疯狂的人群,也跟着喊了起来,毕竟那曾是一段属于他们的辉煌。

  这两个主持人正是目前国内唯一一个曾在世界性CS联赛中获得冠军的战队成员,煞神战队中的血煞修罗和冥煞妖姬,其中那男主持人便是血煞修罗,煞神战队中的队长,女主持人冥煞妖姬是煞神战队中的教习官,谁也不知道一个女人竟会制定出那样让人无法想象的可怕战术。他们的登顶之路完全是一路屠杀而来,全是完胜,完胜,没有一局失利过,CS世界中一个不可破灭的神话。

  在这疯狂的喊杀声中,两位主持人好像深深地陷入回忆之中,双眼渐渐变得湿润起来。

  谁曾知道在他们的一路屠杀中,他们背后的那些苦楚,谁能想到他们经过了怎样的魔鬼训练,谁能体会到他们那种疯狂屠杀之后心灵的重创,谁能想到他们曾经的一个战友竟在心灵受到重创之后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只是,他们有说不出的原因,说不出的苦衷,他们的唯一就是:杀,杀,杀。

  两位主持人稍稍缓解了一下激动地情绪,抬手向下虚压了下去,人群随着他们的动作变得安静下来,特别是那些成年人中眼中也是泪水滚滚,他们好像也回到了那曾经的屠杀之中,他们有幸经历过那屠杀的现场观战。

  “各位观众,谢谢大家还记得我们煞神战队的口号,在你们的喊声中我和妖姬好像回到了那段难以往怀的岁月,不过今天我们不是主角,现在用你们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主角们出场吧。”主持人血煞修罗喊道。

  全场灯光又是一灭,急促的呼吸声在黑暗中显得异常压抑沉闷。

  一道光束照起,一支队伍缓缓走上了主席台。

  “首先出场的是曾经蝉联国内CS冠军杯联赛三次的明月皇朝战队,走在最前面的是…………”冥煞妖姬在下面疯狂的人群声中一个一个地念着那些令人激动地名字。

  明月皇朝曾经三次蝉联国内冠军,两次获得亚洲冠军,一次获得世界排名第五的荣誉,可以说是国内最有实力的战队。明月皇朝战队的背后更是全国最大的企业明月集团支持,可以想象,在这样的情况下,明月皇朝也许在不久就会继煞神战队之后再次为我国带回世界冠军杯。

  在一片呐喊声中,介绍完了明月皇朝战队。

  “下面出场的是少年游战队,咳咳,虽然这个名字不是很是响亮,而且是一群娃娃兵,不,是一群少年勇士,但他们能冲到今天的决赛,可见他们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下面就有请我们本届联赛的最大黑马,少年游战队。”血煞修罗不知怎地带着一丝玩味的坏笑朝下面的群众说道。

  静,静,绝对的静寂。然后,是,疯狂,疯狂,完全的疯狂。

  场下的那些叛逆的少年此时已迷失了自我,疯狂地喊道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帝皇,帝皇,帝皇。

  血煞修罗和冥煞妖姬看着下面那群疯狂的人们,相视一笑,笑的有种邪恶,对就是邪恶,好像有人落入他们的陷阱中一般。

  六个二十岁以下的少年微笑着缓缓地走上了主席台,和明月皇朝的成员相对而立。

  疯狂的人群,疯狂的记者,场下的局面好像已经无法控制了。

  冥煞妖姬看了看台下,心里想着,现在的孩子们真是,如果让他们回到我们的比赛现场还不知会弄出什么乱子来呢,摇了摇头念道:“少年游队队长帝皇,书生,秀才…..”当台下的人们听到名字时,又陷入沉寂。现场的场面随着他们的出现而混乱又随着他们的名字被念出而恢复。

  人群中,一个偏僻的角落,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看着台上的少年游战队,面上一阵痛苦,在这些精神暂时时常的人群中悲戚地哭着跑了出去,心里喊道:对不起,对不起。

  待双方队员经过比赛之前礼仪性的握手之后,血煞修罗和冥煞妖姬请两方就坐,比赛正式开始。

  又另人们奇怪的是本次没有裁判,两位主持人一边解说一边兼裁判的职责,保证比赛的公平性,其实,有他们两位在这还用的着裁判吗?只要两人随便一眼就能看出比赛过程中是否有没有问题,所以连裁判也省了。

  下面的记者早已在双方队员出场时就开始了拍摄,几乎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两个人,一个是明月皇朝的以个竞技成名,在世界上排名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队长白面书生,另一个便是那群少年中的队长,帝皇,一个不到二十岁的还在读高中的学生。

  记者在各个不同的方向捕捉他的特写,胶卷换了一卷又一卷,但却始终好像捕捉不到他的正面镜头,他好似躲在一个摄影机的死角,任记者从任何方向都不能完整地拍摄到他的正面,只能从一个简单的侧面拍出一个总是一脸微笑无所事事毫不在意的表情,像是在玩味,玩味这种紧张热烈的场面。几个报社的记者更是急的满头大汗,因为从他们从一开始注意这位少年直到到今天,还没有一人曾拍到过他的正面照,而且在平常皆是由他的队友出席活动,所以这个少年随着比赛的一步步变得越来越神秘,也因为如此他的队伍成了除明月皇朝之外最受欢迎的战队。当然,这也是他们凭借实力得来的,谁也未曾想到由一群高中生组成的战队竟然走到了今天,而且其中最大的功劳都应归功于那位少年,因为在此次比赛之前,他创下了一个传奇,只要今晚他能再次保持在比赛中不死的战绩,那么一个不可超越的神话将会诞生,一个从预选赛直到最后的决赛唯一一个没有战死过一次的不灭神话。曾经有人说过,唯一能让他在比赛中战死的也许只有明月皇朝的白面书生了,甚至有几个比较出名的CS职业选手透漏道,也许国内根本就没人能击败他,他们说只有和他在比赛的时候才能感觉到那种无力感,深深的无力感,因为你根本无法完全捕捉到他的位置,明明你已瞄准他时,但你开枪之后,却发现已射出的弹道轨迹和他的位置相差的太远了,然后就是,自己躺在了地上。

  另外,此次比赛还有一个看点,就是看看少年游战队的队员能否逼迫白面书生上场,在此之前的明月皇朝的比赛中,他都成了一个旁观者,站在他的队员后面静静地观看,没有值得他出手的机会。

  比赛开始了。

  只是,令任何人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那少年游战队的队长帝皇也没有出场,和另外一个队友站在后面看着自己的战友们比赛。

  观众们紧张地注视着台上的大屏幕,眼睛一动不动,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血煞修罗和冥煞妖姬看着两边的比赛一阵赞叹,那正是他们最喜欢的战斗方式,而观众看着屏幕上的比赛却变得茫然起来,这哪像决赛呀,简直就是初玩CS菜鸟一级的比赛呀。

  只见两队成员完全像是约定好了似的,竟然都聚集在了一个地点,然后是混战,完全的混战,四个地图,不到十分钟四局比赛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打完了,平局,在观众看的目瞪口呆毫不知两队到底玩什么把戏时,最后一局的决战开始了。

  白面书生朝帝皇微微一笑,说道:“期待这一刻很久了,帝皇,也许过了今夜你就会成为真正的皇者,今天就让我作为你登基的最后一块垫脚石吧。”说完竟变得落寞起来,好像他对自己感到悲哀似的,还没比赛竟向一个比自己小多的选手认输了。

  而那帝皇却也没有丝毫谦逊的意思,张狂而又显一份寂寥地说道:“也许吧,只是那有怎样,明天之后又要开始无聊地生活了,希望你今晚不会让我失望吧。”帝皇悠悠地说完,看了一眼身边的血煞和冥煞,怪笑地说道:“两位感觉无聊吗?要不今晚比赛之后,我们再玩一玩?”

  血煞摇头苦笑了一声看了看冥煞,冥煞娇笑地说道:“小弟弟,我们已经退出这个世界多年了,不过姐姐我很欣赏你呀,胆子不小吗,竟敢挑战我们,和你玩我是不介意的,不过不是这个,小弟弟我发现你真的很帅呀,要不今晚让姐姐陪你玩点别的怎么样呀?呵呵,小弟弟,你说呢?”

  帝皇面色一阵怪异,连忙摇头地说道:“算了,算了,你还是找别人玩去吧,我没时间。”

  “哈哈,帝皇从此你倒霉了,哈哈。”血煞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竟旁若无人地大笑了起来。

  帝皇脸上一阵恶寒,看了一眼白面书生,说道:“来吧,不和这两个疯子闹了,真是他妈的一群老疯子,本以为他们的徒弟就够变态的了,没想到全是他们教的,来吧,白面书生,看看你的指点江山练到什么程度了,过了今晚之后,你就替我指点江山去吧。”

  白面书生一副苦笑,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骂道:这小子,也太不给我们面子了,竟在这台上和我们闹了起来,虽然你的实力我们这些人都看的出来,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吧,哎,到明天传出去之后我们这些人的名声可就变得一文不值了。

  血煞和冥煞在那看到帝皇受憋时本来直笑,可听到帝皇说出那徒弟两个字眼时,脸上一阵难堪的脸色,心里骂道:这群兔崽子,不让他们去外面胡闹,竟然不听话,还把自己供了出来,回去之后一定狠狠教训他们,妈的,一定是被人家虐的惨不忍睹,不行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让他们每天进行实枪射击一千发,看看他们还有没有功夫胡闹。

  台下的观众看着台上的一切就像傻了似的,这是什么?那个帝皇到底是什么人,实力到底有多强,在他们心中都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京都郊区的一个别墅内,几个行装各异打扮的乱七八糟的少年和一个少女看着着屏幕上的一切喊道:完了,完了,这次又要被师傅惩罚了。

  在观众还带着疑问时,帝皇和白面书生已经坐在了电脑钱,准备就绪,这时血煞修罗对台下的观众喊道:“第五局决胜局由白面书生和帝皇对战个人竞技,开始。”

  警方白面书生主动出击,向匪的阵营冲去,而帝皇却站在那毕竟之路上等待着白面书生的到来。

  感觉到白面书生的靠近,帝皇的步伐开始动了起来,好像按着一种旋律踏着不同的步子。白面书生转过一个掩体,看也不看,朝着帝皇就射了过去,只见这时大屏幕上的子弹变得越来越慢,观众们清晰地看到白面书生在这一瞬间连开数枪,数发子弹按着不同的方位向那帝皇笼罩了过来,台下人们一阵惊呼,为那帝皇担心。

  可是,在谁也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帝皇的手指在键盘上一阵飞舞,在白面书生开枪的瞬间步伐一阵变幻,在人们的惊叫声中躲了过去。

  血煞和冥煞在后面看的连连点头,而白面书生好像早已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身体横移向前推进一步,躲过了帝皇朝自己射来的一枪。

  下面的观众看的惊奇不断,整整五分钟内每次都是这样的惊险场面,使人们的心紧紧悬在空中掉不下来。白面书生每次好像都封住了帝皇的退路,可帝皇还是每次有惊无险地躲过。同样,帝皇在白面书生每次开枪之后的身体短暂停滞之时射出的子弹,也被白面书生躲了开来。

  五分钟已过,白面书生额头上已冒出了汗珠,他感觉到帝皇的步伐此时已经开始变了,下一枪就是最后一枪,自己打不中的话,那么这场比赛就结束了。

  白面书生的绝技指点江山这时毫无保留的施展出来,半秒之内五发子弹同时从各个不同的角落射了出来,封住了帝皇的全身,然后白面书生看也不看的离开了电脑前,做好了失败的准备,静静地等待着主持人公布自己早已预料到的结果。

  “啊”一阵喊声从对面传来,白面书生一惊回身看到帝皇抱着头,身体颤抖不停,口中嘴角白沫不断流出,在地上翻滚起来。

  两个大屏幕上显示着同一副画面,在白面书生开枪的瞬间,伴随着帝皇的一声惨叫,五发子弹毫无偏差地射穿了帝皇的身体,画面中帝皇慢慢地倒了下去。

  现场一片混乱,帝皇痛苦地翻来翻去,他的队友和主持人竭尽全力地按住他使他不动,可这时帝皇好像疯了似的,任他们怎样也制服不住。冥煞妖姬脸色已一狠,单手成刀状在帝皇颈上一劈,帝皇昏迷了过去。

  冥煞妖姬说道:“你们赶快把他抬到后台,血煞你也去,看住那些记者。”

  观众中一阵混乱,记者们的摄像机更是对着那个疯狂的少年拍摄不停,一张张扭曲的正面面孔这次被记者从各个角度拍摄的清晰到位。

  这时,冥煞妖姬看着昏迷的帝皇已被抬了下去,对着观众们说道:“本次比赛明月皇朝战队获胜,犹豫帝皇在比赛中,精神过度紧张导致精神暂时错乱,颁奖仪式推迟到明天。”说完匆匆地跑向了后台。

  那些支持明月皇朝的人们虽然觉得这种事情有点戏剧化,但还是高兴他们支持的队伍获胜了,喊着台上白面书生的名字。

  白面书生愣愣地站在那里,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呢?就连周围过来和他庆祝的队友他也不理,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跑到了后台。

  台下一群失落的少年满眼含泪默默地走出了体育馆,他们心中的英雄,少年帝皇竟然败了,还是这样的败了。

  跑到后台的白面书生正看到一群医护人员把帝皇抬上了车,昏迷的帝皇的双臂无力地搭了下来,双拳紧紧握住不松。

  深夜,北京郊外的那个别墅内,血煞和冥煞静静地站在一个白发老者身前。白发老者一脸可惜地摇头说道:“可惜了,真没想到那明月皇朝竟然做出这种事情,不过这也算是对帝皇的一次教训,木秀林风必摧之呀,哎,这就算是他以后所要面对的一个磨练吧。”

  说完这些,那白发老者双眼一道利芒闪过,不怒而威地说道:“种子计划开始,这五年内一切随着帝皇的发展去发展,你们谁也不能介入其中,只能在他生命出现危险地情况下出手帮助,记住,我们要的是一颗最完美的种子,另外的几颗种子你们就收来做徒弟吧。哎,希望帝皇不要让失望呀。”

  “是,遵命。”血煞和冥煞听完对着那老者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那老者摆了摆手叹道:“哎,坐吧你们,在我眼中你们那个不是我的孩子,只是我对不住你们呀,也别是杀,这孩子就这么被我葬送他的一声,是我对不住他呀,也对不住你们呀。”

  血煞和冥煞笔直地坐在那里,头微微下垂默不作声,只是双眼早已通红。

  那老者站起来走到两人身边拍了拍血煞和冥煞,无言地走了出去。只是走到门口之后,原本哀愁的脸上顿时又变得威严起来,外面早已有人替他开了们,几个黑衣人迎了上来护卫着他上了车。

  第二天,各个报社的头条都是关于昨晚的那场比赛。

  一个消息从不同的方面报道,所有的焦点都聚集在了帝皇身上,甚至就连再次取胜蝉联第四次冠军杯的明月皇朝也被忽视了。

  昨晚那个在体育馆哭着跑出去的女孩子看着报纸正中那个疯狂扭曲的面孔,失声地哭喊在父母的怀里,她的父母满脸悲伤和自责似的,安慰道:“是我们不好,是我们对不住他,欣儿要怪就怪我们好了,这里面没有你的错的。”

  “不,是我的错,全是我,我再也没脸见他了,我们走吧,离开这个地方,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那两位父母看了看自己怀中痛苦的女儿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明天我们就办理移民英国的手续去,好了孩子不要哭了,到英国之后我们再重新来过。”

  十天之后,京都站台。

  白面书生低头站在已出院的帝皇面前痛色地说道:“对不起,我也不知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已经退出了明月皇朝,我输了,连重来的机会都输了。”

  脸色还发白的帝皇在他的队友的搀扶下看了看白面书生,摇了摇头,无力地说道:“算了吧,这本不关你的事,这件事就不要提了,也许以后我会请你帮忙的,到时就算还我一个人情吧。”说完,他看了看自己身旁的队友和面前的白面书生。

  白面书生点了点说道:“放心,无论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帝皇点了点头,在他队友帮助下坐上了车,一切都结束了,列车载着他们回到了学校,回到了他们出发的地点,那个安静活泼的校园,远离这喧嚣沉杂的净土。

  冬日的寒风呼啸这从楼顶穿过,吹乱了少年的长发,一张从英国寄来的信件被那少年紧紧握在手中。

  下雪了,楼下那群单纯的孩子们望着天空飘下的晶莹雪花欢笑地闹了起来。

  一片片纸屑夹杂在雪花中飞舞而落,一个孤单伤心的背影远离了人们的视线。

  两年后,在由白面书生带领下的五行弑情原少年游战队击败了已五次蝉联冠军杯的明月皇朝战队,再次使人们回想起了曾经那群少年熟悉的模样。

  只是,那个面孔再也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永远地消失了。

【游久网(U9)责任编辑:米斯塔】

292
网友评论
强烈抵制穿越火线外挂!
友情专区: DOTA视频| 最新网络游戏| 行星边际2| 激战2| 热血兄弟| 战机世界| DOTA2视频| WCG2013| DOTA2官网| ECL2013| DOTA2 TI3| 手机游戏下载| DOTA2饰品交易|